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以社区治理体制创新*鞘猩缁嶂卫泶葱耞论文

发布时间:

现代物业·现代经济 2014年第13卷第1期 宏观 热 点 以社区治理体制创新*鞘猩缁嶂卫泶葱 方冠群 张红霞 (石家庄学院,河北 石家庄 050035) 摘 要:社区治理体制创新是城市社会治理创新的基础,在目前的社区治理体制中,居委会行政化倾向明显,居民对 社区参与缺乏热情,居委会、物业公司、业主委员会三大主体形成多元张力,要创新基层社区治理体制,必须理顺 三大主体的权责关系,加强对物业公司运作的监管,给业主委员会应有的法律地位。 关键词:社区治理;体制创新;社会治理 中图分类号:C912.81 文献标识码:A 文章编号:1671-8089(2014)01-0069-03 一、问题的提出 改革开放以来,随着中国社会转型向纵深方向发展, 原有的社会结构、组织形式、利益分配格局发生变化, 利益主体多元化,社会矛盾凸显,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成为党和国家的重要目标之一,在这种背景下,我国原有 的社会治理体制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 求,“创新社会治理”成为*泄缁岱⒄沟男乱蟆 2011年5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,研究加强和创 新社会管理问题。2012年12月8日胡锦涛在党的十八大报 告中再次提出要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。党的十八届三中全 会提出,要“创新社会治理,提高社会治理水*,维护国 家安全,确保人民安居乐业、社会安定有序;要改进社会 治理方式,激发社会组织活力,创新有效预防和化解社会 矛盾体制,健全公共安全体系”。这次全会把以往的“社 会管理”提升为“社会治理”,显示了国家治理理念的高 度升华。在此背景下,如何在原有社会治理体制的基础 上,创新社会治理,维护社会秩序、化解社会矛盾、保持 社会和谐发展成为党和政府以及学界关注的热点问题。 社区是进行一定的社会活动、具有某种互动关系的人 类群体及活动区域,是人类活动的基本单元。社区是社会 的细胞,是社会治理的最基层组织,从某种意义上讲社区 治理创新是加强社会治理创新的基础。 负盈亏的经济实体,大量的社会职能从企业中剥离出来, “单位人”转化为“社会人”。同时随着市场经济改革的 深入,一部分人下岗、待业,一部分人成为个体经营者, 这部分人成为无“单位”人员。为了解决更多的城市社会 问题,也为更好对基层社会进行管理,这个时期我国政府 提出了“社区建设”,一时间社区成为了基层社会治理的 抓手。2000年末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转发了民政部《关于在 全国*鞘猩缜ㄉ璧囊饧罚獗砻髡丫冉锨 楚地认识到依靠基层行政力量来稳定社会的现实意义[1]。 (一)居委会的行政化倾向 我国目前大多数城市的社区治理体制是沿用的“街 道—居委会”的形式,或称为“街居制”,虽然我国居委 会组织法明确规定“居委会是自治组织”,但是在现实的 运行路径中,居委会被称为是街道的“一条腿”,更多的 是行使政府的管理职能,完成的也是街道交办的各种事 务。由于行政主管部门把居委会看作下属单位,而且居委 会没有自己的经济来源,在财政上完全依靠上级政府,所 以在很多职能上是完成上级政府的行政任务,成为“全能 型的自治组织”。在工作人员上很多也是受上级政府的制 约,在居委会的组成人员中很少是真正由居民推选出来的 [2] 。居委会在目前的社区治理体制中可以看作是最基层的 行政末梢[3]。现实中的居委会运行离自治的群众组织还相 差甚远。 (二)居民对社区公共事务缺乏参与热情 社区本应该是聚集公民利益、情感的生活“共同 体”,但是在转型期的中国城市社区,居民对社区公共活 动、公共事务等缺乏参与热情。在很多小区的调查可以发 现,参与社区活动的大多是退休的老人及赋闲在家的全职 太太等,大多数居民都不愿意参与社区活动,甚至很多居 二、目前城市社区治理体制现状 我国目前的社会治理体制的建立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 下形成的。改革开放以后,随着我国经济体制的转轨, 大量的企业由计划经济时期的公有企业成为自主经营、自 作者简介:方冠群(1975- ),男,湖北孝感人,石家庄学院经济 管理学院讲师,研究方向:城市管理、教育管理。 张红霞(1975- ),女,河北衡水人,石家庄学院政法 学院讲师,研究方向:城乡社会问题与基层社区建设。 民都不知道自己所在小区的居委会的办公地点。很多居民 也并不认同居委会是代表居民利益的自治组织。虽然我国 行政改革一直在提政府职能转变,行政权力下放,但是在 – 69 – 宏观热点 现代物业·现代经济 2014年第13卷第1期 居委会介入收费性的服务项目服务中。而对于居民社区服 务的其他需求,由于无法收费,两者都不愿过多干预。物 业公司对于居委会对社区治理的监督,除了维持清扫等日 常业务之外,一般都没有积极性参加社区开展的各项活 动。其在某个小区的经营活动从长远来看是不确定的,而 社区建设则是针对特定小区的一项长期投资,所以物业公 司在对社区建设进行投入时往往面对预期收入不确定性的 考虑,从而选择对社区治理工作不合作,被动消极参与等 工作态度[5]。由于物业管理在我国社区治理中属于新生事 物,在很多方面还处于探索阶段,很多物业管理服务法规 还不完善,在物业管理并没有充分市场化的前提下,物业 公司在很多社区治理方面还不是从业主的利益出发,在很 多方面物业公司运作也违背了市场化的运作逻辑,物业公 司的行为也就不可能是从业主的利益出发,而是从行政部 门、房地产开发商及其自身的利益出发。不受监督与制约 的物业公司则只顾“闷声发大财”[6]。在管理实践中,业 委会与物业公司是雇用与被雇用的关系,业委会有权力罢 免物业公司,但是在实际的运作过程中相比强大的物业公 司,业主委员会处于弱势地位,离代表业主的利益、表达 业主的心声的要求也相差甚远。在我国由于业主委员会的 产生不同于西方国家的自发产生,我国的业主委员会虽然 具有自治组织的性质, 但是它在产生机理上却与自治组织 存在一些偏差。从国家和单位提供住房福利的公有化住房 制度, 到住房制度私有化改革的过程中,



友情链接: